尤溪新聞網,從這里看尤溪
尤溪新聞網標志
廣告
廣告

文學

相思
一個盒子,是原竹做成的,竹節的部分截下來,打磨,雕琢,玲瓏剔透得萬般可愛了,上邊裝一塊活動的玻璃,這便是你的珍藏了。下了班,或者吃著飯,或者要睡覺去,這盒子就放在你的手心,你屏住氣,專注地凝視,高度的...
2019-07-25
臉與法治
中國人的臉,不但可以洗,可以刮,并且可以丟,可以賞,可以爭,可以留,有時好像爭臉是人生的第一要義,甚至傾家蕩產而為之,也不為過。在好的方面講,這就是中國人之平等主義,無論何人總須替對方留一點臉面,莫為...
2019-07-25
第一次去青島
第一次去青島之前,實際上我已經對青島很熟悉。距今三十年前,正是人民公社的鼎盛時期。全村人分成了幾個小隊,集中在一起勞動,雖然窮,但的確很歡樂。其中一個女的,名字叫做方蘭花的,其夫在青島當兵,開小吉普的...
2019-07-24
我不是個好兒子
在我四十歲以后,在我幾十年里雄心勃勃所從事的事業、愛情遭受了挫折和失意,我才覺悟了做兒子的不是。母親的偉大不僅生下血肉的兒子,還在于她并不指望兒子的回報,不管兒子離她多遠又回來多近,她永遠使兒子有親情...
2019-07-24
我所喜愛的女人
我喜歡愛花的女性。花是我們日常能隨手得到的最美好的景色。從昂貴的玫瑰到卑微的野菊。花不論出處,朵不分大小,只要生機勃勃的開放著,就是令人心怡的美麗。不喜歡花的女性,她的心多半已化為寸草不生的黑戈壁。我...
2019-07-23
菠蘿蜜
開車載朋友路經天母東路,突然看見路邊貨車掛了一塊大木板:“菠蘿蜜,很好吃。”我問朋友說:“吃過菠蘿蜜嗎?”“沒有。”“去買一個來吃。”雖然我的車子已經開遠,為了讓朋友一嘗菠蘿蜜的滋味,立即回轉車子,繞...
2019-07-23
故鄉的野菜
我的故鄉不止一個,凡我住過的地方都是故鄉。故鄉對于我并沒有什么特別的情分,只因釣于斯游于斯的關系,朝夕會面,遂成相識,正如鄉村里的鄰舍一樣,雖然不是親屬,別后有時也要想念到他。我在浙東住過十幾年,南京...
2019-07-22
星夜
他把好幾幅畫在地上攤開。小店原本就擠,三張畫鋪在地上,我們就不能轉身,一轉身就要踩到畫布上了。“這一幅。”我指著凡·高的《星夜》。他說:“一百塊。”我說:“六十塊。”他做出夸張的痛苦的表情,指著地上的...
2019-07-22
廢園外
晚飯后出去散步,走著走著又到了這里來了。從墻的缺口望見園內的景物,還是一大片欣欣向榮的綠葉。在一個角落里,一簇深紅色的花盛開,旁邊是一座毀了的樓房的空架子。屋瓦全震落了,但是樓前一排綠欄桿還搖搖晃晃地...
2019-07-18
船上只有輕微的鼾聲,掛在船篷里的小方燈,突然滅了。我坐起來,推開旁邊的小窗,看見一線灰白色的光。我不知道現在是什么時候,船停在什么地方。我似乎還在夢中,那噩夢重重地壓住我的頭。一片紅色在我的眼前。我把...
2019-07-18
鳥的天堂
我們在陳的小學校里吃了晚飯。熱氣已經退了。太陽落下了山坡,只留下一段燦爛的紅霞在天邊,在山頭,在樹梢。“我們劃船去!”陳提議說。我們正站在學校門前池子旁邊看山景。“好,”別的朋友高興地接口說。我們走過...
2019-07-17
繁星
我愛月夜,但我也愛星天。從前在家鄉七、八月的夜晚在庭院里納涼的時候,我最愛看天上密密麻麻的繁星。望著星天,我就會忘記一切,仿佛回到了母親的懷里似的。?三年前在南京我住的地方有一道后門,每晚我打開后門,...
2019-07-17
深圳思纬市场资讯公司